伏特加一块橙皮

Yoi, BF

一些对勇利16岁时代的脑补妄想

发疯产物。一些对勇利16岁时代的脑补妄想。

16岁的时候,每天早起去晨跑。耳机里放的多数是自己的节目用曲,有时候是维克托的节目用曲,有时候是维克托上新闻的采访,有时候是其他的乐曲。

 

他比一起练花滑的同年龄男生高一点,并且还在长,高倒不怕,成长期不管怎样都要调整,个子高点,对表现力有好处,教练也这么说。维克托20岁,资料上写着身高180公分,他觉得羡慕,然而人种问题,自己恐怕无论如何是没法长到同样的身高了。他怕的是胖。虽然知道自己还在成长期,运动也需要大量能量,但还是怕。易胖体质,没办法。时常处于一种饥肠辘辘又不敢大吃的境况。尤其是每次比赛前夕。然而还是有控制不住的时候,时常临时抱佛脚地减肥,这在以后或许有望发展成为自己的特长。在学校午餐的时候,男生有时候会拿这个笑话他。

 

与之相对,最美好的是比赛获胜后的那一碗猪排饭入口的时刻。猪排裹着金黄的外皮,咬下去,耳朵里就充满酥到心里的咔嚓一声,牙齿触到里面厚厚的肉排,渗出油汁与肉汁,裹着缠绵温软的滑蛋,百般品尝滋味之后落入胃袋,充斥一种沉实温暖又奢侈的满足。好像在冰场上跳出一个完美的跳跃,溅起冰花无数,稳稳地落冰,摆腿,滑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一种胜利的味道。

 

他不参加任何社团,放学后在一群喧闹着赶往部活地点的学生中冲出校门去冰场,有时候是去芭蕾教室。

 

最拿手的科目是英文,因为要用来看维克托的采访之类的,所以用心学了,只恨学校不开俄语课。不过接受外媒采访的时候维克托也是用带着奇怪口音的英语说话,那么英语也可以。

网页收藏夹里收藏了俄罗斯冰协、维克托个人官网、粉丝站和论坛(日本的和国外的)、各大站体育滑冰版,还有花滑的个人博客之类。他看得多,说得少,没有时间。日本不转播或迟播的比赛,可以在论坛里看到别人发布的实况,不过也不是每次都能看到。冰场的小卖店兼卖体育和滑冰杂志,看到有维克托报道的就买下来,贴上书签,放进书柜。

深夜直播会定好闹钟熬夜起来看,时间关系看不到的就让父母帮忙录下来。有时候他们会忘,这是除了训练学业生活之类所有他和所有十几岁都会跟父母吵架的理由之外,最常埋怨父母的原因。他要拿来一遍遍地看。第一遍欣赏,第二遍看动作,第三遍看表演,第四遍第五遍分析打分,看动作编排,然后还有下一遍再下一遍。他能从头到尾记得一清二楚。

 

爱屋及乌地喜欢俄罗斯,但还没去过。走过旅馆厅堂的时候电视里如果放到有关俄罗斯的节目,不忙就停下来看。请母亲做过维克托提过的俄罗斯菜式,土豆牛肉,红菜汤,虽然做出来还是改良版的日式味道,不过也算满足。在美奈子老师的劝诱之下尝过她酒吧里的伏特加,他皱着眉头伸着舌头觉得实在算不上好喝,辛辣而苦涩,然而又觉得这就是来自维克托所在国度的国家味道。

 

美奈子去俄罗斯演出,给他带回来一只套娃,一组三个,他左右端详了很久很久,最后摆在家里入口的柜子上,跟维克托的照片放在一起。

 

训练受伤的话体育课就得请假。有一次和维克托伤在了同样的地方,不过没有维克托重,他在跳跃的时候没有调整好重心,伤了脚。虽然一整天都一瘸一拐,然而心里又有一点高兴,疼的时候又心疼维克托,他伤得更重,因为是新伤加旧伤。自己是运动员,心里有准备,这只是一次,还会有下一次,再下一次。

 

再过几年,他会发现自己和维克托伤处一致会越来越多。

 

优子几年前说过,只会把滑冰作为爱好了。

他还要滑下去。

 

夜晚饥肠辘辘的时候,睁开眼是对面墙上贴的海报,上面的维克托一头飘逸的长发,纤细柔韧,然而又蕴含着无限的力量,某天才发觉正是和自己现在一样的年纪。他看着那张海报泄过yu,他不知是饥饿,是无聊,还是竟然还有白天的训练和课程没有消耗掉的体力,总之面对这股疼痛与骚动,他把手伸了下去。事后他去洗了手,脸上的余温还没有散尽,把那张海报摘了下来放在了写字台上。第二天清晨在没顶的愧疚感驱使下在长谷津海边的晨风吹拂下嗷嗷大叫着加跑了几大圈。然而回到家后发现母亲大概是以为脱胶掉落,又把海报贴了回去。他坐在那端详了一会,又觉得昨夜的感觉好像消失了。依然是纯洁而强大,又蕴含着无限力量的维克托。他不太想去刨根问底当时是怎么回事。反正是发生了。他也就把海报留在了原处,没再摘。

 

所有的这一切,后来维克托知道了不少,有些是勇利自己说的,有些是他在长谷津住的时候自己发现的,还有些是旁人有意无意说的,还有更多的维克托至今不知道。

 



评论(2)

热度(87)